波司登陷沽空危局:关联买卖受质疑 供认女装收买失算

发布时间:2019-07-02 14:10:41;;来源:

来源:中国经济网

  一份沽空报告将“羽皇”波司登推至悬崖。


  6月24日,沽空机构Bonitas发布报告称,波司登存在虚报利润、未地下的关联买卖、地下市场欺诈等行为。报告中甚至呈现“自始自终的

糜烂”“股票一文不值”“走向消灭”等相当严重的说辞。一时之间,港股波司登大跌24.78%,市值蒸发60.9亿港元。


  这是波司登始料未及的。在波司登的原方案中,两天后的6月26日是其发布年度业绩报告的日子。


  2018/2019年报显示,波司登营业支出达103.84亿元,同比下跌16.9%,初次迈入百亿俱乐部。其中,中心业务的羽绒服支出为人民币76.58亿元,同比大幅上升35.5%;主品牌波司登羽绒服支出同比上升38.3%至人民币68.49亿元;公司毛利率也增长6.7个百分点至53.1%。


  但哪怕抛开沽空的要挟,波司登在亮眼年报面前,仍然仍有困局待解。


  6月27日,在波司登年度业绩沟通会上,波司登首席财务官兼副总裁朱顶峰对时代周报记者坦承,“关于女装业务的收买,我们的决策不一定是合理的。”


  关联买卖迷雾


  沽空机构首先指出,波司登自2015年以来捏造了8.07亿元的净利润,虚报达174%。


  “母公司和子公司报表是兼并抵销的,怎幺能复杂加总?随意列出几家公司停止复杂加总,就能得出一个上市公司业绩?”针对该项指控,朱顶峰在媒体沟通会上反驳。


  波司登在廓清公告中表示,沽空报告所用的工商年报报告日期为12月31日,而波司登年报所用的报告日期为3月31日,上述报告日期所发生的三年净溢利差别为约2亿元。同时,沽空报告所用数据仅涵盖19家公司,而波司登财务报表综合范围还额定包括约20家境外公司及40家境内中国公司,因而上述两个要素兼并形成的差别为约7.7亿元。由此反驳不存在虚报净利润的状况。


  与此同时,沽空公告还指出波司登向拥有65%以下流通股的外部人士领取了巨额历史股息。对此,朱顶峰表示,波司登从2007年上市,?累计的股息分派?是70?80%的区间,“事先我们上市的时分,给股东的承诺就是每年分派的股息?不低于30%。”公司以为派发股息为股东提供了波动及称心报答,直接证明公司财务情况良好。


  一切指控中,沽空报告着重质疑波司登三个品牌杰西、邦宝、天津女装

相关热词搜索: 成都股票配资 四川配资